昏暗的光線下,鞋跟蹬地發出清脆的聲響,沒有音樂,台上舞者的一舉一動卻緊緊抓住觀眾的眼睛,就連呼吸都隨著她肢體的收展,或屏息或舒緩,直到舞台的燈光再次亮起,人們才像是從夢中驟醒一般,爆出如雷的掌聲。她是回家跳舞的薛喻鮮。

作為佛朗明哥舞蹈家賀連華的女兒,1995年生的薛喻鮮從三歲起便跟著母親習學跳芭蕾和佛朗明哥舞,並多次在母親的演出中登台共舞,穩健的台風令人十分驚艷。12歲時她堅持要和媽媽一樣到國外學習跳舞、成為舞者,也如願考上了西班牙馬德里皇家舞蹈學院(RCPD Mariemma),主修西班牙古典舞蹈。

小小年紀就取得這張被舞者們視為夢想之地的門票,背後其實藏著不為人知的隱憂。憑著對舞蹈的滿腔熱情來到西班牙之後,薛喻鮮才發現自己連一句西語都不會說,更不知道該如何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相處;為了證明自己堅持要出國的決定是對的,她更堅持每學期都要拿到第一名,因此,她不管社交、不管生活,只管晝夜不分的不停練舞。

30724739_433365380419575_4807493573157060608_n

這樣近乎孤僻的執著為她帶來了肯定,同時也成為壓垮她的巨大負擔。隨著舞藝越來越進步,17歲時的薛喻鮮被舞團選為女主角,要代表學校到墨西哥藝術節演出,而同儕間激烈的競爭壓力也在此時爆發,在排擠、霸凌和流言蜚語的惡意中傷下,她終於無法承受,被診斷出罹患了憂鬱症與精神分裂症。

於是,薛喻鮮暫停了學業,回到闊別已久故鄉養病。為了讓她暫時忘卻煩惱,母親將她送到了台東的初鹿部落,希望大自然的美與當地緩慢的生活步調能稍微減輕女兒的壓力。在這裡,薛喻鮮參加了當地原住民的成年禮與豐年祭,在歡騰的節慶氣氛下,她深受原住民傳統舞蹈的文化精神感動,也因此決定回到西班牙完成學業,並終於在2014年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。

和大多數人相同,畢業後的薛喻鮮對未來感到迷惘。優異的成績讓她獲得了許多國際舞團的邀約,但她內心卻質疑起自己是否真的想留在國外?是否還想要繼續跳舞?她曾在一次採訪中表示:「那時我有最優渥的機會,卻也是最迷惘的時候。在舞台上,我感受不到燈光的溫度、就算有1,000個觀眾鼓掌,我也聽不見,甚至問自己為什麼跳舞時,我回答不出來。」

抱著心中的困惑,薛喻鮮再度回到台灣休息。由於外公是一名來自四川的老榮民,母親也一直都在鄉間、部落及榮民之家教舞、跳舞,於是她在媽媽的鼓勵下與其成立的精靈幻舞團四處進行公益演出。在一次到桃園榮民之家表演的機會中,她遇見了一位高齡90多歲的爺爺。這位老爺爺顫抖著手、拿著相機禮貌地詢問薛喻鮮願不願意當他的攝影模特兒?他說他知道自己拍照不好看,但是他很開心能在晚年愛上攝影,能拍下自己喜歡的畫面、紀錄生活中的點點滴滴。這席話深深觸動了薛喻鮮,讓她驚覺到自己明明受過那麼多專業的訓練,有大把青春歲月能隨心所欲地做最喜歡的事,卻沒有好好珍惜這樣的背景和機會,於是她再度踏上了舞蹈創作的旅途。

之後,她在精靈幻舞團的環島之路上遇見了擔任隨行記錄攝影師的Kay(胡慧軒)。從小隻身在異鄉生活的薛喻鮮沒什麼朋友,因此在遇上了像Kay這樣可以無話不談、成天膩在一起,毫無顧慮分享生活的好友之後,她高壓而緊張的生活就像被打開了一扇新的窗般,多了道溫暖和煦的陽光。

13923557_171166469972802_5567295856215641899_o

或許是老天爺開的一個玩笑,在去年四月薛喻鮮回西班牙旅行的期間,她隔著冰冷的手機螢幕接到了從沒想像過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噩耗——Kay在拍攝紀錄片的過程中不慎失足落水溺斃。在後來的採訪中,她回憶起那天:「我人生從來沒有到那種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……我還以為這是驚喜,是不是她現在坐飛機要來找我?」剛回到軌道上的生活瞬間又亂了套,那段日子的薛喻鮮流乾了眼淚,沒有多餘的心力再去編舞、練舞,成天把自己關在房間內,靠著菸酒麻痺自己。一直到舞團在七月的環島中回到Kay位於南澳的故鄉,她想起了她曾用泰雅語唱過的歌、對著埋葬著她的墳墓說盡了還沒說的話,才終於能打起精神重新過日子。

走過了打擊,在後來的舞碼〈安和橋〉中,薛喻鮮看見了Kay的身影。這支舞以中國歌手宋冬野的同名歌曲〈安和橋〉為名,原是為了獻給外公,但在編排時她卻怎麼樣都跳不好,直到突然領悟歌詞中的意境正是自己思念逝去好友的寫照,她才知道這是為Kay選的歌。不同於過去「跳給觀眾看」的作品,薛喻鮮認為跳這支舞時更像是在面對她自己,也更深一層的領略到了「創作」的意義。今年四月,舞團也為Kay舉辦了紀念活動,除了展示出她生前拍攝下的照片外,也希望能藉由舞蹈好好說再見。

想當初,在24歲罹患類風溼關節炎,卻仍堅持要跳舞的賀連華曾說:「我踩腳的時候,每一步都很痛,我轉手、我打響板,都是去對抗那個痛。我的舞,痛跟快樂是一起的,我痛並快樂著。」而如今,薛喻鮮也和母親一樣,用佛朗明哥舞對抗受傷的痛、並在痛苦中尋找到極亮眼的創作光芒。

有人說:「繞遠路是為了看到更美的風景」,熬過了離鄉背井、自囚式的苦練,在終於能站上國際舞壇發光發熱的一刻,薛喻鮮放棄了這得來不易的一切,卻發現快樂才是自己跳舞的初衷。現在的母女兩人,繼續帶著精靈幻舞團一起到山間部落跳舞給孩子們看,走訪榮民之家陪伴老人,透過純粹的付出與關懷傳遞藝術的力量,也希望能在將來為更多熱衷於創作的舞者,撐起夢想與一座表演的舞台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